专访余永定:基本面不支持人民币大幅贬值

  独家专访余永定:基本面不支持人民币大幅贬值,重在加强资本管理
  “不鼓励(贬值),不害怕(浮动),不干预,加强资本管理。”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8月5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并不支持人民币大幅贬值,即便汇率出现暂时超调,最终还是会回到由基本面决定的水平上,更何况还有资本管理这道防线。”
  8月5日,美元对人民币中间价报6.9225,调贬229bp,失守6.9的中间价让市场对“破7”有了预期。开盘后,离岸人民币对美元顺势破7,截至北京时间9:35,美元/离岸人民币报7.0437,美元/人民币报6.9405;9:40左右,美元/在岸人民币破7,报7.0124。
  随后,中国人民银行在答记者问中表示:“受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及对中国加征关税预期等影响,今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所贬值,突破了7元,但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继续保持稳定和强势,这是市场供求和国际汇市波动的反映。人民银行有经验、有信心、有能力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
  事实上,最近两年来,央行逐渐退出了对外汇市场的常态化干预,中国的汇率制度已经具有越来越明显的浮动汇率特征。余永定认为,当真正的考验来临时,央行依然能够沉得住气,一方面不放弃对跨境资本流动的管理,另一方面对外汇市场不做直接干预。
  截至下午15:00,美元/离岸人民币报7.0710,美元/人民币报7.0315。
  北京时间8月1日凌晨两点,虽然联邦基金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2%~2.25%,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不仅称这只是“防御性降息”,还提及并不认为目前的经济情况需要开启持续降息周期。
  原先货币市场的定价显示,市场预计年内降息70bp左右,鲍威尔瞬间导致市场认为今年未来的降息不再是一个确定的趋势,这也导致美元暴涨。加之此后受加征关税预期等影响,人民币走弱。
  第一财经记者当日采访多位大行交易员,他们普遍表示,美元指数短期或升至102,但后期美联储宽松持续、美国经济基本面和企业盈利走弱将导致美元由强转弱,预计美元/人民币将稳于7.1~7.2。 当前,各界最为关心的是,如果人民币持续贬值,将给中国经济带来哪些影响?
  余永定认为,从短期讲,通常如果汇率在短时间内大幅度贬值,例如贬值超过25%,可能产生四点影响:银行资产-负债币种错配导致银行危机、企业债务危机、主权债危机、通货膨胀。
  但他表示,上述很多新兴市场国家所面临的问题,中国不需要过度担心。中国的银行和企业的海外债务水平相对较低,人民币贬值尚不至于引起前两种危机。中国更不存在出现主权债危机的危险。“至于通货膨胀,应该警惕,但现在还不至于因人民币贬值而导致通胀失控。事实上,更重要的是,以中国目前的形势,人民币很难出现大幅度贬值的情况。在目前情况下,动用外汇储备稳定汇率是得不偿失的。”
  余永定认为,汇率自身就是一个调节器,央行应退出常态化干预。他此前就表示,几乎所有OECD国家和重要发展中经济体实行的都是浮动或自由浮动的汇率制度。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并不支持人民币大幅贬值,即便汇率出现暂时超调,最终还是会回到由基本面决定的水平上,更何况中国还有资本管理最后一道防线。
  最近两年来,央行逐渐停止了对外汇市场的常态化干预,中国的汇率制度已经具有越来越明显的浮动汇率特征。余永定认为,当真正的考验来临时,央行依然能够沉得住气,一方面不放弃对跨境资本流动的管理,另一方面对外汇市场不做直接干预。
  在资本项目可兑换问题上,余永定此前表示应当采取慎重的态度,“资本账户打开要采取渐进的方式,这种方式在过去是成功的,而且现在也没必要太过加速,毕竟要解决中国金融稳定、企业债务、劳动供给减少等问题并非资本项目自由化能够解决的。”
  企业应提高防范汇率风险意识
  除了守住资本管理这道防线,余永定也呼吁,中国金融监管当局应该大力促进中国衍生金融市场的发展,为企业提供防范汇率风险的保值工具。
  “应该使企业认识到,在过去,汇率风险是由中央银行承担的;现在,这些风险将由企业自己承担了。”他称。
  央行在答记者问中表示,我们不希望企业过多暴露在汇率风险中,支持企业购买汇率避险产品规避汇率风险。同时也要看到,目前人民币汇率既可能贬值,也可能升值,双向浮动是常态,不仅是企业,即便更为专业的金融机构也难以预测汇率的走势。因此我们建议,要专注于实体业务,不要将精力过多用在判断或投机汇率趋势上,要树立“风险中性”的财务理念,叙做外汇衍生品应以锁定外汇成本、降低生产经营的不确定性、实现主营业务盈利为目的,而不应以外汇衍生品交易本身盈利为目的。
  当前,中国的外汇衍生品已经非常丰富,外汇远期、掉期、互换、期权、期货等都已齐备,但不乏交易员对记者表示,部分企业仍将对冲作为一种“投机”,而非风险防范的手段。
  汇丰中国环球资本市场外汇及贵金属业务总监林燕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以前由于人民币呈现单边走势,每年对美元升值是确定的情况。“因此,企业的惯用模式是,每年1月就对冲整年的外汇风险,年头对冲的成本也更低。但最近几年,单边预期消失,市场判断也时常出现分歧,企业若在年头做了全年的对冲,可能并非是最好的策略。此外, 有一些企业过去采用留存部分外汇的方式,但当人民币资金成本抬升时,这种做法也不理想。”
  林燕提及,不少中国企业开始借鉴跨国企业的外汇风险管理经验,采取更具纪律性的固定比例对冲策略。企业基于大趋势判断,例如强美元或美元见顶,制定固定的对冲比例,而不承担过多的外汇敞口,也不像过去那样过度对冲。未来银行在策略咨询等方面需要对企业提供更加实时、精细化的服务。

Author: admin